lol投注-lol外围-电竞投注竞猜平台 - _ _ _lol投注专业的体育投注网站为2019世界杯助力,内置了多种体育赛事直播,世界杯分析,体育投注技巧分享,参与即可有机会获得世界杯大奖(36594.com).lol外围将随后续的测试及开发进程逐一向玩家披露,加强核心业务项目,为广大新老玩家提供最快捷安全的娱乐体验.电竞投注竞猜平台将随后续的测试及开发进程逐一向玩家披露,加强核心业务项目,为广大新老玩家提供最快捷安全的娱乐体验!

【反修例風暴透視】警鳴槍清場 官厲聲譴責 青年贏同情 林鄭輸民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
  政府的強硬回應傳開後,6月9日近午夜12時,開始有示威者推鐵馬,衝擊立法會示威區的警員,有警員落單,被示威者扯跌及攻擊。另有示威者跑出龍和道和告士打道一帶,用路邊的垃圾桶和水馬堵路。部分警員當刻未及反應,待命於龍和道的警員被警官以粗言痛斥︰「知唔知自己做緊乜?」警員始上長盾等裝備,走到立法會外增援,先收復失地,再乘勝追擊,沿告士打道追捕往銅鑼灣方向撤走的示威者,將他們逼至舊灣仔警署對開,逾350名戴口罩的年輕人凌晨被迫圍坐在地,有人被拘捕,有人被強行除去口罩拍照登記,亦有人被口頭警告,警方檢獲大批眼罩、口罩、噴漆、剪刀、刀、萬用刀等證物。當晚衝突,掀起橫跨6至7月警民衝突序幕。

  一名警隊消息人士透露,警方6月9日當晚遊行後,早已鎖定部分「可能挑起事端」、「慣常參與示威」者,而當晚確實有「有往績」者現場被警員截查,但當晚發起衝擊的,卻是一批樣貌稚嫩、非示威「常客」的年輕人,令警方「始料不及」,致防線被衝擊。

  5年前「雨傘運動」,要不是年輕人衝入俗稱公民廣場的政總東翼前地被拘捕,就沒有翌日的萬人聲援;要不是9?28群眾衝出夏愨道,迫使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,或許就沒有後來的萬人佔領。前車倒了千千輛,後車過了亦如然。青年人於6月9日晚的遭遇,再次引起成年人、年輕人及社會同情,也壯大了民陣「6?12」發起罷課、罷工、罷市「三罷」的聲勢。

  其時港府仍未意識到將會迎來前所未有的反政府浪潮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6月10日主動會見記者,提及要為6月9日發出的新聞稿「多說幾句」,除前段形容大遊行「大致和平有序」後,對晚上至翌日凌晨示威者衝擊行為表示「強烈遺憾」。然而,號稱逾百萬人遊行,畢竟帶來壓力,林鄭月娥再次公布針對完善修例的「4項工作」︰半天內接納建制派提出通過修例後會定期向立法會匯報的建議,包括移交個案所涉及的國家及地區、個案性質;林太承諾,政府修例後繼續密集解說;以及與不同司法管轄區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安排的協議。更不得不提早亮出原定於二審辯論的底牌︰將保障人權的政策聲明提交給立法會,「立此存照」,要求請求移交方滿足聲明才考慮移交。

  保安局長李家超即日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提交政策聲明,重申6項保障措施,包括特區政府可在移交協議文本訂明被移交的疑犯有權選擇律師、可獲家屬探望、接受公開審訊等,冀收服民意失地。同日,中聯辦動員多個建制團體包括香港友好協進會、廣東社團總會、福建社團聯會等召開記者會,繼續撐修例,以及譴責6.9遊行後衝擊行為。

  台灣也摻一腳,早於2月21日,台灣陸委會已發聲明指出,質疑港府修例「別有政治意圖」,侵害香港「一國兩制」,呼籲港府應該審慎處理。陸委會其後於6月9日(民陣宣稱百萬人大遊行)、6月11日(林鄭月娥公布「4項工作」)、12日(金鐘大衝突)、13日及16日(民陣宣稱200萬零1人大遊行)先後逾6次就《逃犯條例》發聲明,一再重申陸委會「絕不接受矮化中華民國主權」的修例,認為一旦通過,將打開「送中」大門。陸委會鄭重呼籲港府撤回修例,並呼籲中共「深切反省、傾聽民意,許青年世代一個具有希望的自由民主前景」。

  在民意戰早已節節敗退的港府,未能以「4項工作」說服上街市民,各界當時的關注點只有一個︰撤回/不撤回。

  6月12日將如期二讀辯論,預想中的示威行動箭在弦上。為拉弦添力的,還有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決定︰各界預料立法會將有3星期(即3次會議)的時間處理修例,估計政府及建制派目標是在7月前通過修例,豈料在修例恢復二讀前一天即6月11日,梁君彥宣布預留兩次會議,共61小時審議草案、一連7個工作天密集開會,務求在6月20日表決。梁更明言,即使議員點算人數、提規程問題,時間亦計算在61小時之內。政府堅持去馬、梁君彥欲「快刀斬亂麻」的決定,令反修例聲音愈趨憤怒和強硬。

  民間多個界別呼籲6月12日「三罷」,網上早一天已有近千間商舖表示響應罷市行動,大部分為小型企業、超市、食店,而罷課方面,全港7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及至少102間中學以學生個人身分發起罷課。

  7個大專院校學生會於6月11日早上11時,於理工大學召開聯合記者會,交代參與6月10日凌晨示威同學的情况︰中大、演藝學院分別有4人及2人被拘捕;浸大有10多人被登記身分證;城大15名學生被登記身分證。多個學生會決定響應6月12日罷課,呼籲社會各界罷市罷工,到立法會支援學生。其時學生已預告︰若政府未有回應或立法會有違反公義的情况,將「升級行動」。

  立法會秘書處下午向議員預告︰翌日將發布黃色警告。警方駐守立法會、政總一帶,整日安排鐵馬及水馬到場備戰,如臨大敵。辦公室位於金鐘一帶的銀行、會計師大行,向員工發電郵建議彈性上班或家中工作。建制派關注審議期間的保安安排,有議員透露,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曾與警方討論部署,梁要求警方,議員必須「光明正大出入立法會」,不希望議員行「秘道」進出大樓。有建制派議員當時說,立法會保安完全依賴警方,並已接獲通知盡量駕車出入;若議員無車,警方建議以公共交通工具出入立法會,有需要可要求警方安排人手陪同。當時,建制陣營只有田北辰及鍾國斌二人於6?9大遊行後倡議暫緩修例或執行。

  警方參考6月9日遊行後衝擊,制定「踏浪者」(Tiderider)行動,預計示威者衝擊「更甚於『旺暴』(2016年農曆新年旺角大衝突)」的規模部署。據了解,警方行動部署早為示威定性︰「比非法佔中、旺暴更暴力、更大規模的衝擊行動」。雨傘攻擊、掟磚都在設想以內。警員間內部流傳示威者將以罐裝咖啡放進襪作遠距離攻擊、膠圓筒內藏尖刺等相片。有參與行動的指揮官事後表示,前線已設想示威者「非善類」。

  鑑於網上有人呼籲年輕人通宵留守,6月11日晚上8時,大批警員到金鐘港鐵站一帶截查年輕人,多名青年在站內被下令一字排開,等候搜身及查身分證,袋中若有替換衣服、水,均被查問原因。路人不齒警方所為,聯同立法會議員楊岳橋、林卓廷、區諾軒等於現場跟警員理論。其間,當楊岳橋糾結於指揮官對區諾軒的稱謂時,指揮官背後被硬物掃到,指揮官一句「唔好搞我後面」,成為網上「名句」。

  另一邊廂,汲取了6月9日遊行後衝擊的經驗,反修例者主動討論如何參與,除參與民陣行動外,連登討論區和Telegram湧現的群組積極討論如何阻止修例,Telegram「612 reminder」及不同「公海」群組一夜間湧現大量信息,示威者積極響應。民陣原號召市民6月12日早上10點在立法會一帶「野餐」,時間未到,大批示威者清晨便塞滿了夏愨道、龍和道等,重演5年前佔領的畫面。

  6月12日,原劇本是立法會於11時開會,中午後就《逃犯條例》修訂法案恢復二讀;上午8時左右,林鄭月娥在禮賓府內,接受無綫電視新聞錄影專訪,再說她的修例初心和回應6月9日遊行後的衝突,希望游說反修例的市民(訪問安排於晚間播出);她說:「我這刻的心情,既擔心也很傷心。我很擔心見到這麼多青年人採取這個行動,因為香港一向是崇尚文明、和平理性的社會。」她又以與兒子的關係形容當時局面,稱若遷就兒子每次要求,短期母子關係或很好,但兒子長大會因為當時縱容而後悔,反怪責母親,故自己作為負責任官員,有責任提醒青年,哪些方法可被接受、哪些過火位,避免傷害。當被問到賣港指控時,林鄭一度眼泛淚光哽咽說:「說我『賣港』,我怎麼『賣港』?我土生土長,我跟所有香港人一同在這裏成長。我對這個地方的愛,讓我作出不少個人犧牲……」據了解,林鄭答應訪問時無預料示威者堵路,不少官員看過訪問,慨嘆造成反效果,其中受委屈和母親角度的言論,更成示威助燃劑。

  林鄭接受訪問差不多同一時間,約清晨7時,因應互聯網上的協定,大批示威者衝出馬路,佔領立法會附近的龍和道、夏愨道一帶,包圍立法會,不讓立法會開會。在場防暴警員沒有大力阻止,警方消息人士事後說,「他們要搶條路,讓給他們」。時間愈近11時立法會開會,愈多年輕人、成年人加入。金鐘一帶的主要路面幹線全癱瘓。

  「沒有大台」的示威行動,透過手機網絡或現場口耳相傳傳達指令,「放哨」、「物資」、「傳令」、「急救」,各自分工,亦發展出呼召傳遞物資的手勢,各人以人鏈將物資由物資站快速傳到前線,現場示威者的合拍度與默契,超越傘運水平。示威者就地取材︰於龍和道一帶掘起磚頭並以雨傘遮擋;警方的鐵馬及水馬經示威者以索帶繫緊後既變成對抗警方的防線,亦可作推前衝擊警方的工具。面對「沒有大台的抗爭」,議員也只能順應,如民主黨,主席胡志偉駐守立法會外添美道,尹兆堅、林卓廷則站於夏愨道近政總一帶,「其實沒有夾過,」胡志偉事後說,「只是看哪裏沒有自己人便補位」。

  示威者早上佔據多條道路後,大部分立法會議員都不能進入立法會,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換上黑衣戴口罩,嘗試進入立法會大樓內,途中被識破而離開。大部分建制派議員亦齊集中區警署等候開會。至當天黃昏5時39分,立法會秘書處宣布梁君彥決定:當天不開會。

  示威者佔據主要幹線和包圍立法會時,手機平台Telegram的6.12群組於中午開始,有人討論會否在下午3時把行動升級;3時左右,當有示威者聽聞中區警署的議員專車開車時,以為議員準備開會(其實是開車往九龍轉換場地),示威者一呼百應,同時衝擊警方的政府總部及立法會防線,年輕人以雨傘、簡單製作的盾牌迎擊警棍、胡椒噴霧,有小部分人向警方投擲雨傘、頭盔、磚頭。約3時45分,示威者幾近衝破警方於立法會、政總防線。警方先發射催淚彈,重新部署後,在「速龍小隊」帶頭下再出動,催淚彈不停發射,更開槍發射橡膠子彈、布袋彈對付示威者;多人受傷,有受傷示威者將自己眼睛流血的片段上載至互聯網,亦有港台外聘司機疑被流彈擊中倒地,社會一片嘩然。

  當日警方花約兩小時收復龍和道、夏愨道一帶,現場白煙處處,加之開槍場面嚇人,示威者退守至金鐘道太古廣場一帶。當時一批警方在龍和道一帶推進,向中信大廈外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,數以百計示威者從中信大廈兩扇不足10呎闊的玻璃門和旋轉門,企圖走入中信大廈避煙,險釀人踩人慘劇。這情景幾天後在網上曝光,警方被批評「草菅人命」。警務處長盧偉聰6月12日下午見記者,以強硬姿態譴責示威者,並將事件形容為「騷動」;警務處事後的新聞稿以「警方採取行動制止暴動」為標題。

  有參與行動的指揮官事後回應警員涉使用過分暴力時表示「不贊同但理解」,更反指︰「這也是社會賢達們對示威者多番非法衝擊的取態。」

  另一警方消息人士說,當日警察的主要目的是保住政府總部和立法會,確保有關機關不被佔據,因政總是管治的象徵。6月12日3時左右示威者一度衝破政總西閘外的防線,警方遂決定發射催淚彈等武器還擊;至於發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,該消息人士稱,警察用遠程武器是為與示威者保持距離以免短兵相接,警員用警棍或其他近身武器將令更多示威者受傷。

  翻查資料,於2014年傘運期間,旺角、金鐘、銅鑼灣一帶示威者逾300人受傷,警方亦有130人受傷;2016年旺角大衝突,公立醫院共接獲130名傷者,當中90人為警員;至於6?12衝突中,共72人受傷,最少2人情况嚴重,警方則有22名警員受傷。以數字計,6?12衝突是最近3次大型示威衝突中,警民雙方傷者均為最少一次。其後的示威衝突造成的受傷情况則是後話。

  「很清晰,這已經不是和平集會,而是公然、有組織地發動暴動,亦不可能是愛護香港的行為。」林鄭月娥於6月12日晚上8時,警方清場大致完成後,透過新聞處發布「向全港市民發表談話」片段,其容貌有別早上接受訪問時的尚有柔色,一面冷酷且語氣強硬,批評示威是破壞社會安寧、罔顧法紀的暴動行為,並指任何文明、法治社會都不能容忍。

  縱使警方當日行動迅速,當權者厲聲譴責,但公眾不滿警員擎槍指向學生,輿論傾向譴責警方濫用武力。傳媒採訪期間,偶遭警方胡椒噴霧等武器所傷,有片段拍攝到前線警員「問候」記者,盧偉聰於6?12事件後翌日,於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,一眾記者戴上頭盔、穿上反光衣抗議遭前線警員不禮貌對待,盧偉聰看在眼內,回答提問自詡「真心」待記者好,卻引來訕笑。盧偉聰公布,警方於行動期間,共施放逾150枚催淚彈、約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。

  與警總一路之隔的政府總部內,官員認為示威者目的已超越推翻修例,旨在搞亂政府管治,推向「無政府狀態」,更有官員認為示威行動是利用年輕人做保護傘發起「顏色革命」。縱使坊間一片輿論反對警方武力清場,要求政府撤回方案,但當晚林鄭政府堅持的「死命令」是「不會撤」,更試圖研究不引發嚴重衝突的方案,讓立法會重開會議。

  至於為何後來林鄭於兩日後「打倒自己」,宣布「暫緩」而又不撤回,引發後來的不合作運動遍地開花,並導致回歸以來首次「佔領立法會」,下回分解。

猜你喜欢